里埃拉:离开利物浦与贝尼特斯和解

7月,这位前利物浦边锋在斯洛文尼亚俱乐部卢布尔雅那(Olimpija Ljubljana)举行的揭幕新闻发布会,被20名愤怒的俱乐部极端分子强行闯入,勒令他离开房间。

绿龙队(极端分子的统称),其中许多人戴着面具,对前任经理罗伯特-普罗辛内茨基(前克罗地亚国脚)在与老板亚当-德利乌斯发生纠纷后仅执教三个月就离开感到愤怒。

他们现在对西班牙人的任命并不抱怨了。奥林皮亚在10场比赛中赢了9场,在斯洛文尼亚甲级联赛中领先8分。

这是一个疯狂的开始,里埃拉笑道。我知道上个赛季俱乐部的管理层和球迷之间的关系并不乐观。卢布尔雅那足球俱乐部在斯洛文尼亚就像英格兰的利物浦或曼城。他们上赛季在10支球队中排名第三,所以就像利物浦排在中游一样。(即将实现)

球迷们很失望,也在抗议(反对老板)。他们希望普罗辛内茨基继续担任教练。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关系密切,他们就像手足兄弟一样,而普罗辛内茨基是个传奇。但俱乐部认为他们需要改变,换一种不同类型的足球,我已经准备好抓住这个机会了。

我并没有被所发生的事情吓到。我知道这并不是完全针对我。我告诉他们,我在那里只是为了谈论足球。俱乐部和他们开了个会,说我们需要在一起,而不是互相争吵。你知道足球是什么样子的–当你开始赢得比赛时,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!。

有些人对我说,球队的变化太大了,你们踢得很好,取得了成绩,他们应该道歉。不,他们不应该道歉。当他们的球队表现不好时,球迷不高兴是正常的。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,尤其是我在土耳其的时候。在这个国度,人们的情绪表达都非常直接,不含蓄拐弯抹角。

在马洛卡岛长大的里埃拉,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他回顾了在西班牙、法国、英格兰、希腊、土耳其、意大利、斯洛文尼亚和俄罗斯踢球的生涯经历。

这位40岁的老将热衷于为沿途发生的一些争议事件澄清事实。从他公开批评拉斐尔-贝尼特斯,随后不久他就离开了安菲尔德,到与加拉塔萨雷队友费利佩-梅洛(Felipe Melo)发生争吵,以及声称他因去赌场而不是参加比赛而被乌迪内斯解雇。

他说:我现在总是告诉我的球员,作为一名足球运动员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职业,。当有人接近退役时,我告诉他,尽量多踢一段时间,因为你会后悔放弃。这发生在我身上。在我看来,我停得太早了。

我发现的问题是,当你的水平下降时,很难保持同样的动力。欲望下降了。你开始思考, ‘我的下一步会是什么?’

2018年1月,里埃拉在35岁的时候退役了。他的最后一家俱乐部是西伯利亚的托姆斯克俱乐部,但他从未为他们参加过竞技比赛,因为财务问题意味着他们无法为他注册。他的妻子尤利娅来自西伯利亚城市鄂木斯克,他们的三个孩子都在俄罗斯上学。

当我停止比赛时,最初我想好吧,我想和足球分开一段时间。但在做了近20年的职业球员后,我就是不能离开它。我们当时住在俄罗斯,我在家里说,我需要在足球方面做点什么,这是我的生活。我很幸运,因为在几个月内,我就接到了西班牙足协的电话,问我是否愿意加入国家队的前球员小组,为我颁发教练证。

我与哈维-阿隆索、哈维-埃尔南德斯、劳尔、琼-卡普德维拉和马科斯-塞纳在一个小组。我无法拒绝这一点。我们的老师之一是费尔南多-耶罗。想象一下,让皇马传奇劳尔和在巴萨呆了那么久的哈维身处同一间教室里上课,他们的心态是什么样的。我们分享、交流想法,我喜欢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。我们从彼此身上学到了很多。这是一个很棒的经历。它给了我很大的动力来开始我人生的新篇章。

在获得欧洲足协专业执照后,他曾在加拉塔萨雷担任过多梅内克-托伦特的助理教练,然后在今年夏天接手了奥林皮亚。

他说:在我的职业生涯中,我走了那么多地方,这当然有帮助。我为不同类型的经理人效力,我试图从他们每个人身上吸取最好的东西。我并不完美–我永远不会假装完美–但你必须相信你的想法。

在足球比赛中,人们会根据胜利来评判你,但对于具有我们这种心态的西班牙教练来说,我们的比赛方式几乎与胜利一样重要。你总是必须适应你所拥有的球员。这就像在厨房里当厨师一样–告诉我你给我什么食材,我会告诉你我能为你烹调什么。(平均3500万英镑的投入,可以烹煮满汉全席吗?)

我喜欢马塞洛-贝尔萨很久以前说的,有两种踢球的方式。一种是等待对手的错误。二是有个性地踢球,试图挑起对手的错误。我更喜欢第二种方式。我希望我的球队成为主角,让他们比对手优越。这就是我想要的风格。

问我谁是我合作过的战术上最好的教练,我会说是拉斐尔-贝尼特斯。问我谁是最好的激励者,我会说是路易斯-阿拉贡内斯。问我谁是管理更衣室的最佳人选,我会说可能是埃内斯托-巴尔韦德。我学到的是,要想得到25名球员的喜欢是不可能的。不要浪费时间试图成为一个父亲,一个所有球员都亲近的人。只要试着诚实就好。

里埃拉的球员生涯是通过帮助童年俱乐部皇家马洛卡在2003年获得国王杯的历史性胜利而开始的。随后转会到波尔多,然后回到祖国为西班牙人效力。在2005-06赛季的后半段,他第一次尝到了英国足球的滋味,被租借到曼城。事实证明,在主教练斯图尔特-皮尔斯的带领下,这是一次文化冲击,因为曼城在英超联赛中排名第15。

他笑着说:现在他们是一个怪物,但那时的曼城是一个非常不同的俱乐部。我是一个典型的西班牙球员,喜欢避免身体接触和空中的球。我习惯于更多的配合足球。

斯图尔特是一个伟大的人,他帮助了我很多。他能看到我是一个有点软弱的孩子,需要适应在英超踢球。在最初的几个月里,我遇到了问题,因为足球的速度太快了,但在曼城的那段时间让我成为一个更完整的球员,更有侵略性。

里埃拉在2007年欧联杯决赛中为巴尔韦德的西班牙人队进球,但他们在点球大战中痛苦地败给了塞维利亚。很快,他在西班牙对阵丹麦的比赛中首次亮相,随后代表国家队出场16次。

2008年夏天,利物浦和埃弗顿都在争夺他的效力。在达成800万英镑(850万美元)的费用后,他在转会截止日前往安菲尔德。

我一直在与大卫-莫耶斯交谈,但我也知道拉法一直在询问我周围的人关于我的个性,他透露说。我有一个选择,我认为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。费尔南多-托雷斯、佩佩-雷纳和哈维-阿隆索给我打电话,建议我去那里和他们一起踢球。

里埃拉在第一个赛季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,在所有比赛中出场40次,打进5球,贝尼特斯的球队发起了冠军挑战。然而,尽管只输了两场联赛,但太多的平局被证明是代价高昂的,因为他们与冠军曼联相差4分。

接下来的赛季,上演滑铁卢了。阿隆索去了皇家马德里,俱乐部在场外的问题随着老板汤姆-希克斯和乔治-吉列特的破坏性统治而加深。里埃拉在2009-10赛季只首发了9场联赛,他也有自己的问题需要解决。

每个人都问为什么我们没有达到前一个赛季的水平,老实说,我认为这是因为我们付出了一切,却像我们一样错过了冠军。他说:我一直记得曼联在比赛中有那么绝杀,这太疯狂了。

他说:在身体方面,我在第二个赛季没有达到我的最佳状态。我没有找到自己的水平。我有我职业生涯的前两次受伤。我拜访了塞尔维亚的治疗师玛丽安娜-科瓦切维奇(Mariana Kovacevic),她用马胎盘治疗我的腿筋。当时许多来自英超的球员都去了贝尔格莱德,因为这是一种新的治疗方法。但这对我来说并不奏效。不幸的是,奇迹并不存在。伤势还在那里。它没有被修复。

在贝尼特斯手下失宠,并且知道他参加2010年世界杯的机会越来越渺茫,里埃拉在2010年3月接受了马卡电台的采访,抨击主教练对他的待遇。

他从来没有通过与球员谈话来解决问题。他与球员几乎为零交流,他说。当教练什么都不跟你说,而你身体很好,没有任何身体问题,训练也很好的时候,你不能不认为这一定是私人恩怨。

图2:里埃拉表示他对自己对贝尼特斯的批评感到后悔,两人已经和好如初(源:盖蒂图片社)

贝尼特斯怒发冲冠,而没有再为俱乐部效力的里埃拉,很快就为自己的口不择言感到后悔。如今,自己成为一名教练,让他有了不同的观点。

他说:这完全是我的挫折感,但这并不是针对拉法,他说。球员是自私的,你总是认为你必须要上场,但一个教练只能上11人。

你不必喜欢这些决定,但你应该尊重它们。我告诉我的球员,你真的认为我会做一些对球队不利的事情吗?和你一样,我想赢。

对于拉法,我只有好话可说。他把我带到了利物浦,给了我为这个伟大俱乐部效力的机会。我将永远感激他为我所做的一切。

两人早已言归于好了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我们在利物浦豪华的Innside酒店的餐厅区聊天时,还没来得及讨论这个话题,贝尼特斯就大步迈进了酒店的双门。在安菲尔德对阵曼联的传奇比赛之前,他要和他的前中场球员莫莫-西索科见面喝咖啡。里埃拉和贝尼特斯之间的热烈拥抱随之而来,当他们重温旧时光时,采访也暂停了。

很高兴再次见到他。我想最后一次是在加拉塔萨雷与他的那不勒斯队的友谊赛中,里埃拉补充道。

我告诉他,我现在更理解作为一名教练的感受。要让所有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。他说他很欣赏我总是尽力而为。拉法说,相信我,阿尔伯特,当你没有上场时,那是因为你不配上场,因为我想赢得每场比赛!。每当我看到拉法,我总是给他一个拥抱,并为我犯的任何错误道歉。

我已经有五六年没有访问过利物浦了,能回来真是太好了。在这些传奇比赛中见到老朋友,与为俱乐部效力的不同年代的人混合在一起,支持利物浦基金会的工作,这也是如此美好的。成为这个大俱乐部的一员,是我生命中最伟大的旅程之一。

2010年5月,利物浦以第七名的成绩一瘸一拐地结束征程,贝尼特斯随即被罗伊-霍奇森取代,里埃拉转会到希腊球队奥林匹亚科斯,在那里他与巴尔韦德重聚。

他坚定地说:有人引用我的话说我要离开一艘沉没的船,但我从未说过这些话。如果有人能找到从我嘴里说出这些话的采访,我就给他们钱。我从未说过那些坏话。

我一直很感激能在利物浦工作,但我接受了是时候离开了。拉法走了,霍奇森想要一种不同的风格。你必须接受一个新教练想要新东西的事实。

在希腊赢得冠军后,他又在土耳其的加拉塔萨雷连续取得了顶级联赛胜利。在伊斯坦布尔期间,他因在训练后与巴西国脚费利佩-梅洛在更衣室发生争执而成为头条新闻。

他是我在更衣室里最好的朋友之一,我们是邻居。当你对某人如此自信时,这类事情就会发生,里埃拉解释说。

你们开始争吵,像朋友一样开玩笑。最后,因为我们都很有好胜心,这变成了一个紧张的时刻。我打他,他也打了我。有10分钟,我们互相喊叫,互相踢打,但几个小时后,我们坐在一起喝着酒,向对方道歉。

对我们两个人来说都是一次很曼妙的经历!。这事再也没有发生在我们两个人身上。我们都从中吸取了教训。感谢上帝,我在加拉塔萨雷的时候,我们有一个伟大的团队。没有胜利的日子,是非常艰难的。那么多的激情无处可宣泄。在那里你只需要赢,怎么赢都无所谓。

里埃拉在2014年以自由球员身份加入乌迪内斯,但很快就被转会到姐妹俱乐部沃特福德,来度过赛季剩余的时间。回到意大利后,他为意甲争光的希望破灭了。2014年11月,他在一片乌云下离开,意大利的报道称他被俱乐部解雇了,因为他参加了一场扑克锦标赛,而不是乌迪内斯对切沃的一场比赛。

他坚持说:那让我很难过,因为那是一个谎言。我从未错过任何训练课或比赛,但报纸却写了一些东西。

事实是,当我签约乌迪内斯时,他们告诉我我不能被意大利足协注册,但我知道情况并非如此。他们免费得到了我,然后他们试图把我卖到别的地方。这是在一个月后。我觉得他们对待我就像对待一些物质产品一样。

我说不,我想在意大利踢球,我以前从未在意甲踢过球。老板(詹保罗波佐)告诉我他们无法支付我的合同,所以我们在谈判中结束了合同。值得庆幸的是,我和他的儿子吉诺关系很好,他控制着沃特福德,所以这就像在同一家公司里工作。我在那里过得很愉快。

当我回到意大利时,我没有做任何坏事。我总是很专业。在报纸上,他们说我错过了一场比赛,因为我在赌场里,但事实是我在那里和俱乐部的其他球员一起休息了一天。我和乌迪内斯之间的关系不是很好。我并不羞于讲述这段历史。

在皇家马洛卡短暂的第二次经历之后,他在斯洛文尼亚的扎夫克和科佩尔待过两段时间,在那里他既踢球又兼任体育总监。他与这个国家建立了一种亲密的关系,导致他在7月份回到了卢布尔雅那,担任奥利匹亚的主教练。

他说:我很喜欢传授我的经验,他说。作为一个球员,你是一个戏本的演员,你要冲锋陷阵进球和助攻。作为教练,我们无法既当爹又当娘,但我们可以运筹帷幄。当我在比赛中看到我们以同样的方式复制演练时,我感觉很棒。我不认为管理层会真正复制你作为球员的感受,但你确实会从内心获得真正的满足感。

实现奥林匹亚自2018年以来的第一个冠军是本赛季的目标,当然会让极端粉丝感到高兴。那之后呢?

当然,我的梦想是有一天能在西班牙和英格兰的英超联赛中执教一支球队,他补充说。

但在足球领域,你不能看得太远,也不能纠结于你在过往做了什么。足球是关于现在。我只能专注于我的工作,让我们拭目以待未来会发生什么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